首页 > 社会 > 民生百态 > 正文

疫难见真情,“与子同袍”是人类可贵的情感
时间:2020-03-27 10:08:28   来源:新华网  

  2020年春天,“岂曰无衣,与子同袍”这首古老的诗句,成为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最温暖人心、最鼓舞斗志的力量之一。一批来自日本的捐赠物资,写着这样的诗句鼓舞中国人民,伊朗外长也在推特上用这句诗声援中国。更不必说各地救援物资、八方驰援人员奔赴湖北时,常以这样的诗句相互激励。

  今天看来,在三百多篇《诗经》中,这一首的字面意义相对容易理解,大概是说:谁说没有衣裳穿?有我与你共战袍。天子发兵去打仗,整理戈矛,拿起兵器,我们一同上战场。然后重要的事情说三遍,重章叠句,酣畅淋漓。

  《毛诗注疏》中是这么解释的:古时候朋友之间关系密切,就相互说,“我岂曰子无衣呼?我冀欲与子同袍”。以示双方同甘共苦、患难与共的情意。君王与百姓的关系也是这样,君王若能“与民同欲”,同心同德,百姓自然愿为明君上战场,“乐致其死”。而君王平时不与百姓“同欲”,临战时才话“与子同袍”,这不是“同欲”而是“同怨”,所以百姓就要诘责。

  照朱熹看来,“秦人之俗,尚气概,先勇力,忘生轻死”。诗中所写,不是百姓的讽刺与诘问,恰是将士“欢爱之心,足以相死如此”的豪情,是对秦人“强毅果敢”的褒扬。后人称其为“美”说,并大有追捧者。清代吴闿生认为,朱熹之说胜于旧说,诗中所透露的豪气,“英壮迈往,非唐人《出塞》诸诗所能及”。

  周厉王无道,西戎反王室。周宣王即位,命非子的曾孙秦仲为大夫,诛西戎,结果被西戎杀了。周宣王又召秦仲的五个儿子,再伐西戎,一举击破。于是将封地复予秦仲后人,封为西垂大夫。至周幽王烽火戏诸侯,被西戎中的犬戎所杀,周平王被迫东迁洛阳,秦襄公率兵护送,平王封襄公为诸侯,并将被西戎侵夺的岐、丰之地,封于秦,让他们去收复。

  汉唐儒家疏注《无衣》,以为刺的是秦康公好战。郑玄笺曰,“以此刺康公不与民同欲”。秦康公平常之时,岂肯言“汝百姓无衣乎?吾与子同袍”,而其在位十一年,与晋、楚之间战事不断,战则借口王命兴师。所以,百姓诘责讥刺秦康公不能恤民饥寒,救其困乏,“故假同袍以为辞耳”,而并非百姓真的指望国君与之共袍。

  古时候的衣物服饰是很复杂的,所以历来各家对“同袍”“同泽”“同裳”的注解不尽相同。按照这首诗的语序,我倾向于这样的解释:“袍”是外衣、战袍;“泽”是内衣、汗衣,长袍之内上身穿的贴身之衣;“裳”是裤子,古人讲“上衣下裳”,裳是在长袍之内的下身衣物。

  秦人受周王之封,为周之附庸,其攻伐西戎、征战列国的战事,自然以“王命”而动。所以“王于兴师”,是他们普遍认同的共同使命。清末王先谦说:“西戎杀幽王,是于周室诸侯为不共戴天之仇,秦民敌王所忾,故曰‘同仇’也。”只是越往后,周王室越孱弱,“王命”渐渐不过是战争的借口。

  “与子同仇”的意思,有解释为共同的敌人与仇恨,也有解释为“同匹”,即共用战马的意思。从诗三章的递进关系来看,我觉得应是前者。“同仇”意在激发起军民同仇敌忾的情绪,“偕作”是一起操练,“偕行”则是一同出征,有了“同仇”,方有“偕作”“偕行”、共赴前线拼死杀敌的决心。
      也有一些学者认为,《无衣》是秦王为楚人申包胥所作。《左传》中记载,楚人伍子胥父兄为平王所杀,出逃吴国,相佐吴王攻楚,大破郢都。楚臣申包胥到秦国求援,秦哀公没答应。申包胥靠着庭墙大哭,日夜不绝声,勺饮不入口,整整七天,秦哀公大为感动,“为之赋《无衣》,九顿首而坐,秦师乃出”。 

  无论是哪代君王时期创作,也无论是为哪种目的出征,抛开历史上附着在《诗经》上的教化意义,我们仅从诗之文本、文气上去读去悟,两三千年前的诗歌,至今仍能引起人们强烈共鸣,在于其质纯朴实的语言,激越昂扬的情感,洋溢着震撼人心的英雄力量。
      面对共同的敌人,遭遇共同的危难,人们总是可以激发出激昂慷慨、同仇敌忾的斗志。一种全新的病毒,一场威胁广泛的疫情,这是人类共同的敌人。关键时刻,人类必须团结一致,全球同呼吸、共命运,展现共同的决心,才能战胜共同的敌人。 

  古罗马的哲言,与古老中国的诗句,蕴含着同样的力量!(皮曙初)

本文章转自:霞浦新闻网
编辑: 李惠秀
霞浦新闻

地址:霞浦长溪路长途汽车站F栋202室  联系电话:15395938586  投稿邮箱:hbd200119@163.com
Copyright©2013-2016 霞浦新闻网 WWW.XP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霞浦县委宣传部主管  中共霞浦县委报道组主办  宁德上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本网投稿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闽ICP备130205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