霞浦供电公司林健:“电力拓荒”的精神传承者
时间:2019-05-30 15:45:14   来源:霞浦供电公司   作者:张迪
我家三代都是电网人 

“我的爷爷是一名老电工,福安的甘棠供电所就是我爷爷一砖一瓦建起来的,我的父亲也是电力员工,如今同样工作在甘棠所,我们一家三代人都成了供电员工!”林健提起这事儿就一脸骄傲。 

骄傲的璀璨是需要辛酸的血汗来浇灌的。2011年,林健进入霞浦供电公司下浒供电所工作,从一开始的抄表催费、抢修、线路巡视等等,他几乎做过了供电所里所有的工作。在刚进公司的前2年,枯燥的工作内容和生活环境的不适应令他非常焦躁,特别是夜深时不断翻涌的乡愁绞痛着他,艰苦的条件和隔山跨海的归乡之路让他心生退却。“基层工作其实挺委屈的,特别是抄表催费的工作,用户不理解,拒缴电费,收到假币,垫付了电费客户不承认的事情时有发生,离家太远,没个可以吐露心声的人那种感觉太难熬了,没当这样的事情发生时我真的太想辞职了!”林健说到。 

“2014年发生一件事,先是将我对辞职的想法推向高潮,但最终却让我坚定了坚守乡镇的决心,很奇怪吧?”林健这样形容那段难忘的经历。 

原来,在2014年初,林健的父亲因一次车祸摔断了左臂,情况危急,一场大型手术在所难免,林健的母亲在2009年的时候因病过世,病床上的父亲只得由姑姑等人轮班照顾。此时,林健全然不知正仍在所里催缴电费,这时已经是晚上6点,而父亲的手术被安排在当晚11点进行。7时许,林健接到了姑姑的电话:“健啊,我觉得你还是回来一下,你老爸出车祸了,等一会就要手术了”。刹那间,犹如晴天霹雳,什么车撞的?撞到哪了?伤的怎么样?只剩“嗡嗡嗡嗡”声萦绕耳边,再多一个字都听不进去了。猛然起身,飞奔到所长办公室,三言两语道明情况便来到车站打车,好在班车正准备出发,不早不晚正巧赶上。 

这一路,林健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辞职!这里离家这么远,母亲过世,父亲已近暮年,做儿子的本应在父亲身边尽孝才是,怎么会闹的马上就要开始手术了,我都不能在他身边为他加油,等在手术室门前为他祈祷?不行,我一定要辞职! 

山迢路远,他思考的时间很多,但思考的问题却很少。班车到达霞浦,霞浦转车到福安,福安再搭车回到甘棠已近凌晨,匆匆赶到医院,飞奔至手术室焦急的寻找着,但手术室灯都灭了,回身走向姑姑之前说的病房,父亲包着绷带已经躺回病床,看样子手术是顺利完成了。   

“你怎么回来了?”父亲问。 

“......”沉默,啜泣,嚎啕大哭,不过数秒,林健把所有五味杂陈的感情都打翻到了一块,并肆意的挥霍。 

 泪干了,又是啜泣,沉默。父亲沧桑有力的手掌抚摸着他的头,他趴在父亲床前,像个孩子一样,这么多年的坚韧在父亲这样的大山面前土崩瓦解。“谁告诉你的?你怎么回来了?”父亲重复了一遍刚刚的问题。 

“我想辞职”林健说。 

“什么”父亲反问。 

林健:“我想辞职”。 

“啪”!温暖宠溺的大手此时变作蓄力已久的打桩机狠狠的印在林健脸上。 

“你的爷爷40岁的时候和你大伯一起一砖一瓦的建起了甘棠所,他受的伤流的血吃的苦不及你?你爸我24岁参加工作,秉承了你爷爷的意志,成为一名电工,33年为了心中敬畏神往的光明事业付诸一生,那个年代的苦难不及你?我如今受了伤做手术不愿意告诉你,就是希望你能安心工作,你是因为什么事就想打退堂鼓?因为我的这点小伤?”父亲并不显得十分激动,反而异常的平静,但话语间能听出一丝的失落。 

林健被父亲的一通斥责扼住了喉咙,说不出话也喘不过气来。是啊,小时候跟在父亲身边,看他架设变压器和电线,给乡里的亲友带去光明时自己是多么的羡慕,儿时的愿望就是成为爷爷和父亲一样的电力工匠,如今得以实现,为什么会选择轻言放弃。 

“人们的梦想不能得以实现多是被困难击倒,父亲的受伤可能只是个引子,为我对困难畏惧的心魔推波助澜,那一夜我想了很多,也问了自己很多,最终,我选择了在第二天回到了工作岗位上,我觉得这比起我伴在父亲病床前更加安慰他,父亲的这次伤痛是为我而受的,假如他不受此伤,那么我的心魔就不能得以消除,如今,定在父亲肩膀的那块钢板,也是我驱除心魔,立足岗位,坚守电力事业的一块定心石。”就在前几日,林健这样跟笔者说道。 

如今,1987年出生的林健已过而立,本该结婚生子的花季,他却毅然坚守在霞浦县最偏远的乡镇,他不后悔,因为这是三代人的精神传承,是电力开荒者的精神传承,是工匠精神的最好诠释。

与海上营业厅共成长

谈及下浒6年的工作,让林健为之动容甚至慷慨激昂的恐怕只有“海上营业厅”了,假如平淡的陆地工作让他疲倦的话,那么一次次的渔排之旅就是他枯燥生活中的一副强心剂。 

“海上营业厅”结缘其实是一次偶然,林健回忆道:“大概2012年左右,海上营业厅刚成立不久,由7名党员服务队队友组成,有一次,其中一名队友赵公荣因病无法随队上渔排服务,所有他拜托我替他出海,从那以后我就喜欢上了这项工作”。 

“海上营业厅”是海上渔排养殖区的一艘普通的交通船,但却担负着3000多个养殖户渔排的日常生活用电。这座“海上营业所”被当地养殖户称为“光明的希望”,但当时的“海上营业厅”只不过是一个雏形,很多方面没有得以完善。 

记得有一次,林健在抄表的过程中发现,盘前村的一户渔排的用户陈先生的电量突增,由平时的几十度飙升至800余度,林健察觉到了事态反常,回到所里立刻联系了陈先生,他反复询问渔排是否有新增大功率电器或是其他养殖设施导致了电量增长,但客户都逐一否认,当即,林健判断一定是用户表下线路漏电,林健要求客户暂停一切用电设备的使用并拉掉电闸,而他背上工具包,踏上“海上营业厅的”小船,很快,他便来到了客户的渔排上。 

“我当时帮客户检查了他的海缆,大概在入水四五米的位置发现了破损,据我判断应该是渔船停靠时抛下的矛破坏了”林健说。虽然修理过程还算简单顺利,但是这件事在林健心里埋下一颗推动“海上营业厅”蓬勃发展的种子。 

隔山跨海,鞭长莫及,治标还需要治本。回到所里,林健仔细思考了这一问题,他觉得,与其等客户弄坏了海缆再去抢修,为什么不定期组织我们的党员服务队上渔排为养殖户们进行海缆的检修并讲解在渔排上应如何安全用电呢?势在必行,这一决定很快就被队员们一致通过,从那以后“海上营业厅”在北壁乡设立了海上服务点,定点定时上门服务,随船还备有开关、灯泡、电线、插头、保险闸盒等,还随时为当地养殖户提供用电问题咨询和业扩工程报装等便民服务,他的职能和作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渐渐的,海上营业厅成为了当之无愧的“光明的希望”。 

2018年6月,林健任职北壁所所长,由海上营业厅的队员摇身一变成为了党员服务队的队长,这是他做梦都在想的事。如今得以实现,他激动的对笔者说:“我的爷爷和父亲是资历比我高的多的老电网人,但是他们没能将电送到海上,送上盘踞海面的一片片渔排上,而我做到了,我认为他们会为我感到骄傲”。 

林健说,来到北壁的这几个月,我一有空闲就会思考怎么把“海上营业厅”做的更好,有时甚至茶饭不思,夜不能寐。某于前才可不惑于后,就在最近,他的想法得到新的启迪,说道这,他手舞足蹈的描绘着他心中那张美丽的蓝图:“如今,我们已经联合北壁乡镇府共同创建了我们自己的海上渔排党员活动室,这样一来,海上营业厅就可以具体化运作,并且可以将党建活动更好的融入其中。在活动室里,我们将收集渔排客户档案,录入户号、户名、电表资产号、漏保安装情况及每月测试记录,然后,我们还要绘制一幅渔排用户的位置分布图,并明确标识出海缆的入水位置,这样多管齐下,既提升了我们的服务效率,也能更好的保障渔排用户的用电安全”。 

“人类的文明进步就在于不断的拓荒,我的爷爷是第一代电力拓荒者,我要紧随其后,在服务好乡村的同时更好的服务海上客户,有朝一日,我的孩子没准还能把电送到天上去!”林健骄傲的说。

本文章转自:霞浦新闻网
编辑: 王田洛
霞浦新闻

地址:霞浦长溪路长途汽车站F栋202室  联系电话:18650551557  投稿邮箱:hbd200119@163.com
Copyright©2013-2016 霞浦新闻网 WWW.XP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霞浦县委宣传部主管  中共霞浦县委报道组主办  宁德上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本网投稿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闽ICP备130205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