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霞浦 > 正文

魅力霞浦 黄金海岸 ——闽东文艺作者的霞浦时光
时间:2019-08-27 11:06:32   来源:闽东日报  
    初秋的霞浦,碧海红霞,风和波潋。这个风景如名字般绝美的滨海县份进入了一年里最惬意的季节。以“中国最美滩涂”“摄影人天堂”“闽东诗群摇篮”及“中国海带之乡”“中国紫菜之乡”“闽浙要冲鱼米之乡”等美誉而声名远播的霞浦,眼下正吸引全国甚至全世界的目光,渐受国内外游客和媒体的青睐。在铺满阳光的季节,在色彩丰富、如梦如幻的传奇山海间放慢脚步,行摄、创作、休闲揽胜,每一处都让人意犹未尽。

黄金海岸滩涂光影

日前,由霞浦县委宣传部、闽东日报社联合主办的闽东文艺工作者体验“魅力霞浦·黄金海岸”主题笔会暨文艺采风活动举行。在为期两天的体验行程里,20多名来自闽东各地及在外霞浦籍文艺作者们走进霞浦,深入霞浦海岸滩涂、古老村落、古堡畲寨及滨海民宿、自然和人文景点间,流连行摄,捕捉精彩瞬间,感受人文内蕴。

现辑录参与本次采风的文艺作者们为魅力霞浦留下的随感短章:

期待一场霞浦采风。

尽管多次来过也曾经写过,但还是希望通过采风,能让我从更高层面认识霞浦。

之所以有这样的情结,就因为我曾在这个“闽东人类文明的发源地”生活、学习和工作了三年时光,而且是青春时光。

八月处暑,如愿以偿。

登葛洪山,探寻道家人的修炼环境;去小马村,远眺黄瓜山的先人遗址;

到半月里,听畲家延绵跌宕的阿鲁歌调;在大京堡,想明朝浴血奋战的抗倭故事。

花笠,点缀上水的幸福生活;荷塘,装扮霞坪的人间仙境;

观海民宿,东壁村是栖心的家园;依山佛宇,留云寺成朝拜的圣地。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

唤起我写作灵感的,是上水的花笠,是戴着花笠的上水。

——缪华

畲村半月里

山海激荡的交响,千年古邑的传奇。那是我的家乡——霞浦,一个铺满霞光的地方。

午夜梦回,常常会在梦里穿越长满梧桐的古街,吮吸着少年时的绿豆冰棒,听着熟悉的吆喝声随夏天渐渐远去;常常会梦见三沙港渔汛的灯火在黑夜发出诱人的光芒,寒风中的鱼香弥漫着每一条向海的巷子;常常在我的梦中,杯溪水的清澈像是汇集了世上所有的露水,长在岸边的绿竹轻盈得要跳起了美丽的舞……

长溪古道上多少往事都写满沧桑的词条、东吾洋中沉默的鱼虾仍唱着不朽的歌谣。还有,那些远岛上的鸥鸟,它们飞翔在空中的样子,多像思考中的你,面对着充满生机,大气磅礴的故乡海洋!

——刘伟雄

勤劳聪慧的霞浦人,挥洒浓浓情愫,让小山村的海边民宿有了诗一样精美雅韵的名字:拾间海、陶时光、半城里……我有“拾间海”,住着人间最美的心跳;开心的店铺,你的热爱成就你的生活,这便是“拾间海”给予人们的遐想。时光如陶器般磨砺着岁月,丰富着人们深邃的思想,憨态可掬的陶玩,赋予了“陶时光”全新的内涵。“半城里”,大海般深情的向往,扑面而来的虚虚实实,绵绵延延,将茫茫秋色装进宽阔的胸膛。

——阮兆菁

这片土地,有着漫长海岸线 ,自然化生的大面积滩涂,丰蕴悠久的历史人文,长出了美景美食美诗美人。

这是世人眼里的霞浦,诗性。

但于我而言,它只是,亲人。

孕我生命,佐我勇气;为它自豪,亦为它忧心。经年回首,突然明白了电影《乱世佳人》中,故乡的红土地对于空无依傍的斯佳丽而言,是怎样的意义和存在。

——许陈颖

半城里民宿看海

遇见霞浦,一半是机缘,一半是刻意;行走霞浦,一半是城里,一半是乡间;凝视霞浦,一半是霞光,一半是滩涂;回眸霞浦,一半是历史,一半是诗歌。而我,却希望逢着一段瓷器一般的时光——完整的。

——张发建

一直觉得霞浦人天生有做文化的基因。摄影,有郑德雄领军的中国最美滩涂摄影群体;音乐,有章绍同15年间三获金鸡奖最佳音乐奖;诗歌,有汤养宗、叶玉琳、谢宜兴、刘伟雄等组成的“闽东诗群”如群星闪烁中国诗坛。汤养宗折桂鲁迅文学奖诗歌奖,更推动闽东文学从高原向高峰迈进。

所谓身怀武略,就恰如武侠片的风行,让老外都觉中国人皆身怀绝技。所以,每次到霞浦,就如进了文韬殿堂,对老友与新朋都是心生敬意,不敢怠慢。“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方山水有一方风情”。 霞浦是闽东最古老的县份。从晋的温麻县至清的福宁府,千年领骚闽东政治、军事、经济、文化中心的独特气质与优雅文脉令这方水土、这方山水的人,内心总向往着风花雪月与阳春白雪的风情。 

浦,水边或河流入海的地方。有霞之浦,必是霞光浦照。如今沐浴着“闽东之光”的文风诗雨,这片海的光影应该是最靓丽的。

——郑承东

山的厚重和海的阔远在这里交织出别样的霞光。古榕古堡依旧是安静的守候,阳光沙滩已经汇聚八方的欢畅。历史的天空繁星灿烂,长溪向海,今天,又将抒写新的传奇……

——张久升

在霞浦,第一次把自已当作异乡人,追着光影看故乡。从四千多年前的黄瓜山贝丘遗址,到全国海埕最长的汐路桥;从晋代葛洪山,到明代古城堡;从面朝大海的三沙民宿,到环海摄影栈道;从畲歌飞扬的半月里,到雾气缥缈的霞坪荷塘……不同的路途,追溯不同的风光。这片土地山长水阔,绵绵诉说着古老的文明:霞浦是闽东人类文明的发祥地,有世界地理位置最高的葛洪山贝丘遗址,是世界最早记载造船技术——温麻五会船的地方;最早记载人工养殖牡蛎技术;拥有全国县巿级最长的海岸线,面积最大的滩涂,数量最多的岛礁;拥有全球纬度最北的古榕树群,分布最南的纯枫香林;全国最早采摘的茶叶——元宵茶;世界马拉松赛道;是中国海带之乡、紫菜之乡,南方刺参之乡;是世界滩涂摄影基地、全国海钓基地……神奇的霞光,赋予这片土地深厚的历史,旖旎的风光,丰富的物产,纯朴的民风。每一片霞光,映照着民俗温暖的身影;每一片山水,荡漾着亲人的笑意。这山这水,是生命的摇篮,是诗和远方。光影交织的山水,是人间最美的天堂。

——郑飞雪

“十里湾环一浦烟,山奇水秀两鲜妍。”走进七彩霞浦,感觉不是我们在“采风”,而是她的“风采”在征服着我们,令人为之倾倒,为之流连。探访东边的渔村、西边的畲寨,享受奇秀的景色,品味奇特的美食。捧一杯香茗,撷一缕清风,遥想晋之葛洪、唐之空海、宋之朱熹,不知有过多少高士名家聚集于此?他们可曾和我一样,陶醉于这样的香茶,倘佯于这样的清风?他们可曾和我一样,夜叩柴扉,与一群超然于物外的霞浦籍文艺大师头顶明月,坐而论道?“眼观沧海变桑田”的贝丘遗址,孕育催生了闽东第一朵文明之花;“故老相传泊万船”的千里海疆,焕发出多元文化叠加的新时代闽东之光。不要问为什么总有人携家带口、呼朋引伴前来霞浦——因为懂得,所以深爱。

——张敏熙

一直对诗性的霞浦怀有好感,每隔一段时间,总有像候鸟一样回归的冲动。黄瓜山记录着这里深厚的文化积淀,千里海疆蜿蜒出福建省最长的陆上海岸线。蓝色牧场因为养殖海带、紫菜,形成诗的列阵。 与大海接壤的沙滩上,散落着仪态万方的彩贝,它们踏浪而来,莫不是为一睹“丑石诗群”的风采?三沙留云洞见证了诗群30年的足迹,那把无弦琴,常在暗夜的海风里发出轻叹,许是想起了当年那位少年多情的眼神。如今那群曾经的少年,诗心不远,激情仍在。他们接力般地汇聚起时光的能量,把“闽东诗群”这张名片打磨得愈发光彩照人。

——柯婉萍

都说,回不去的地方,那就是故乡。而作为他乡的霞浦,在我走进她的时光里,她的如诗如画,她的美好镜像,她的人文地理,让人难以忘怀。我把这样的时光,称为“悠时光”。

落日余晖的金黄沙滩、海天一色的蔚蓝大海、仙风道骨的葛洪茶山、新石器时代的黄瓜山遗址、匠心独运的文艺范民宿、独具特色的畲家村寨、炎炎烈日下的留云洞、月色氤氲中的草木人,人声喧闹的黄昏沙滩、芳草萋萋的薄暮古堡、仙气缭绕的荷塘、私人珍藏的畲族器具、精心编织的手工斗笠……林林总总、活色生香、热气腾腾的霞浦日常,如一幅色彩浓烈的油画呈现在一群人的眼前。望闻问切记品拍,多种感官、多种记录手段全开动,依然无法把见到、听到、闻到、想到、感悟到、心里想表达的一一诉诸于笔墨。唯有将美好默默记取,并存留心中,慢慢酝酿,希望在某一天,能酿出一坛滋味绵长的美酒来……

——何奕敏

此刻,我真的不由自主地喜悦,海浪在岩石上跳着晶莹的舞蹈,连那白云都在向我招手。霞浦,这个霞光栖息的家园,山、海、川、岛共聚,雾、霞、云、雨齐润,好一个“云霞满天,位居水边”。葛洪山上的元宵茶、大京海滩的金碧沙、拾间海的心灵驿站,半月里、上水村的畲情畲韵,善岁月、暖时光。四季潮汐、天光云影,是谁用精神抑或双手举起这座城市,越来越高。如同所有的过客,我无法望到你的高度,初遇你,我是岸边望海的一粒沙子,再遇你,我将与你一起澎湃。——卢彩娱

这是光与影织就的梦幻之旅,是山与海协奏的交响乐章。

从葛洪山麓的飘渺仙踪到黄瓜山遗址的文明碎片,从千年岩柴树下的虬劲畅想到大京城堡的沉隳扣问,从南岛语族的起源到畲族歌言的传承,从逐浪多彩银滩到恋恋旖旎的荷韵清香……还有留云洞外的菩提树与石木鱼,以及诗与远方!相聚融融,沉醉于“陶时光”,心扉开启双臂如岸,只想拥入窗外那一片缤纷的蓝!——黄曙英

岁月的风沙,挟着海的咸腥,拨动着我如涛的心弦。在弦歌里,我,时而是黄瓜山下的一个渔妇,手执骨针,织补着自己的网;时而是高平山上的一枚小童,在炉边扇动着葛洪不老的神话传说;时而是一员船工和守将,驾着自己的战船,在鼓角争鸣中,烧一把熊熊的赤壁烈火,击一众夜袭的海寇。但此刻,我正静静的,静静地,捧着一杯浅浅淡淡的清茶,倚坐在东壁一间面海的屋子里,淘一段温麻古地的不老时光,这时光,时而远,时而近。

——郑玉晶

霞浦是一个古老文明与现代风情相交融的地方,正如它是,山与海的相接交汇。

葛洪山以其深厚的人文宗教景观,吸引着众多的文人雅士。走进道教名山,品饮元宵绿茶,感知道教文化;小马村,它的黄瓜山贝丘遗址,还有明朝时期的抗倭古城墙、古官道和千年古樟树群等,这个背山面海的小村庄,正吸引越来越多人的目光。还有那些古老的畲村,山环水绕,古树参天,古民居掩映在绿树稻田中,静谧安逸,弥漫着浓郁的畲族生活气息。

霞浦县是中国的紫菜海带之乡,有着世界滩涂摄影基地的美称,它的滩涂风情谱写大海赞美诗。我有“拾间海”,面朝大海,躺在床上就能看日出日落,滤去城市的喧嚣热闹,享受自然的安逸舒适。

——甘湖柳

乡村赏荷

傍晚,霞坪荷花池畔。

听游人说霞浦开渔了,海虾质优价廉,儿子特爱,要带些回家。问她,住在这吗?回说,这里的民宿不对外,对外的民宿早满了。又问,明天去哪?又答,海边走走,半月里也行,霞浦可去的地方太多了。

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游,去霞浦,再合适不过了。季节不限,川海不拘,美食不断,风景不绝。走到哪,玩到哪,吃到哪,住到哪……

狂欢盛宴,随心静享,这都是霞浦旅游的常态。

——刘建平

我久久地凝视眼前这片海,分不清究竟哪里是天,哪里是海,如梦如幻在那恒远的苍穹。夜幕降临,看斜阳留下的余辉披在肩上,用一种穿越的姿势在此岸静静凝望,比海更美的是夜空,比夜空更美的是梦境,此时的大海不再洋洋洒洒激情飞扬,不再向天空展示自己优美的波澜起伏的曲线,在眸光掠过的瞬间,在海鸥冷冷低鸣的刹那,大海逐渐进入了梦乡。

——陈巧珠

走盘山小径,访林间上水。石屋沧桑,云雾腾腾为纱;蹬石瓦亮,两涧交汇悠流。有青藤攀爬缭绕以为屏,有老树华盖当作伞,纵然行在暑月,却宛若踏青春日。噫,上水,中国传统特色畲寨!涧上石树银花开,潭中碧水“嘈嘈”切,“水漕垄”是您的乳名。今日,我越过重重大山,就为了一睹从您的乳名声中脱胎出的畲服、凤笠、畲药……高喊一声您的乳名——水漕垄!

——莫沽

霞浦两日,浮光掠影又深味遐思。

目光所及,有千年古樟的粗犷皱纹,有蓝天碧海的深远浩渺,有古屋城堡的静默执著,有万朵碧荷的诗意氤氲。

犹记,半月里层层灰瓦下的动人传说,上水村中糯米糍团的绵长滋味。还有月色下木屋中与摄影故事的一番邂逅,还有大海边民宿里与文艺情怀的数盏茶香。

霞浦,就是这般迷人。

——陈曼山

霞浦,从数千年前的黄瓜山遗址中走来,历史的长河孕育了无数的文化珠贝,也留下了许多谜团:葛洪大师的炼丹圣地、温麻古县遗址、传奇的七佛城、入唐求法的高僧空海、御敌守城的大京古堡……现如今,霞浦以其黄金海岸的自然风光,和独有的滩涂摄影而扬名国际。多少人慕名而来,共赴一场风花雪夜,日月星辰。

这里,从不缺对美的凝望与想像,因为你总能把最美丽的向往连在一起,连在一起……

——邱灵

霞浦,声名正盛时,我一个夏天都在这片山海交汇之地来来往往。从老区村落、古堡畲寨到滨海民宿、碧海金滩。这一方山水有太多来自自然光影、人文遗存、诗歌与摄影艺术里的奥妙。步履浮碌的我们从不同角度切入,试图窥探什么,但是难以获得正解。

那一天从半月里畲村夜归,小醉的我们赴约而往城郊草木人茶宿,未曾料到主人同样喝醉,彼此不遇。倒是一墙之隔的摄影大师郑德雄开门迎接了我们,在面海听涛中,我们将霞浦的人与事津津乐道一说再说。离去时月上中天,清辉披洒,海面粼光闪烁,牵惹身心在莽莽山海间浮游。一时顿悟,霞浦之妙,恰在:寻你,然后不遇。

山海霞浦,每一道褶痕都是时光秘钥,都藏有化不开的时光真味。若舍得放慢脚步,腾出一颗安静的心,去倾听、融汇、深呼吸,终得知遇。

——刘岩生

闽东日报 刘岩生/综合整理 郑戈 刘岩生/摄

本文章转自:霞浦新闻网
编辑: 吴云寿
霞浦新闻

地址:霞浦长溪路长途汽车站F栋202室  联系电话:15395938586  投稿邮箱:hbd200119@163.com
Copyright©2013-2016 霞浦新闻网 WWW.XP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霞浦县委宣传部主管  中共霞浦县委报道组主办  宁德上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本网投稿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闽ICP备130205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