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内 > 正文

浙江日报深度解码!点赞丽水正在开展的这项重大创新探索
时间:2019-06-04 10:16:54   来源:浙江日报  

\

▲今天,浙江日报“深读”版刊发《解码GEP ——丽水构建生态产品价值核算评估体系的调查》一文,全文如下:

 
 

清新的空气、清洁的水源、纯净的土壤,到底值多少钱?1.6亿元,这是丽水一个普通村庄生态系统的生产总值。

5月30日,作为丽水首个GEP核算的试点村,遂昌大柘镇大田村对外公布了村级生态产品价值核算报告。这也是继丽水成为全国第一个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试点市后,所开展的一项重大创新探索。

据试点要求,未来几年,丽水必须尽快形成一套科学合理的生态产品价值核算评估体系、一套行之有效的生态产品价值实现制度体系以及多条示范全国的生态产品价值实现路径。届时,空气、水流、土壤、森林等,不仅会有明晰的价格,还能通过出让交易、转移支付、抵押担保等实现经济价值。

而这,恰恰是打开“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转化通道的必然。

 
 

 

\
 

 

探索全新核算方法

让生态价值清晰量化

 
 

在专家团队历时1个多月,核算出遂昌大田村生态系统生产总值之前,去年8月,丽水就对外发布了一组数据:2017年,全市自然生态系统面积为14765.7平方公里,区域生态系统生态总值(GEP)为4672.89亿元。

无论是一个村的1.6亿元,还是一个地级市的4000多亿元,这些数字都足以令人好奇:GEP是什么?如何计算?又为何要算?

在中科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主任欧阳志云看来,GEP并不复杂:“我们通常所说的‘绿水青山’实际上就是高质量的森林、湖泊、草地、沼泽、河流、海洋等生态系统。它们为人类生活提供三大类生态产品,包括食物、饮用水、木材、医药等物质产品,固定二氧化碳、涵养水源、防风固沙等调节服务产品,以及生态旅游、美学体验等文化服务产品。所有生态产品核算出来的经济价值总和就是GEP。”

人类社会善于用数字衡量成果。在国民经济领域,有GDP。针对社会发展质量,联合国提出HDI(人类发展指数)。近年来,浙江与全国多地陆续启用“绿色GDP”作为地方考评标准。但迄今为止,还未有一个宏观指标来衡量人类赖以生存的自然环境。


\

GEP的出现填补了空白。形象来说,它就是用一个清晰的数字,告诉人们绿水青山到底值多少钱。但新的问题随之而来:物质类生态产品的价值容易衡量,调节服务产品和文化服务产品的价格如何确定?

龙泉国镜药业的故事,或许是一个生动的案例。2010年,四川科伦药业来到这里,收购了国镜药业,并迁移了生产线。原来在成都时,企业生产所用的隔离网每两年需更换一次。搬到龙泉后,隔离网6年才需更换一次。清新空气每年为他们省下60%的生产成本。

据欧阳志云介绍,目前,全球科学界正在积极探索生态产品价值核算方法,他们为丽水设计了3大类、40小项的指标体系,运用直接市场法、替代市场法、模拟市场法等,将调节服务产品、文化服务产品都进行了合理的定价。“问题的关键在于,核算出来的数字能否被社会大众认可并接受,这是生态产品使用价值向经济价值转化的基础。”他说。

翻阅新近发布的《浙江(丽水)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试点方案》,五大重点任务里,“建立价值核算评估应用机制”居首。通过组建生态产品价值核算权威评估机构,调整考核指标,村、镇、县(市、区)每年核算出来的GEP,不仅能指导当地保护、改善生态环境的行动,也将成为各级领导干部考核主要内容,从而促进发展观念、政绩观念的改变。

采访中,生态系统的原真性和完整性也被一再提起。在生态产品目录选定,生态旅游等单项产品价值核算时,专家不约而同强调,不能核算人工生态系统提供的产品价值。

过去,为获取旅游等收入效应,一些地方热衷于建设大规模人工生态系统,包括乡村大草坪、人造滩涂等景点。有人预感到它们对自然生态系统、生物多样性的危害。但究竟危害多大,大家还一知半解。

现在,GEP的增减将清晰反映出一面破坏真生态、一面制造假生态等行为带来的巨大损失。在数字指引下,为保持生态系统不断增值,政府和社会大众也将谨慎考量,努力让自己的一举一动符合自然生态系统规律。

而这,也正是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前提。

 
 

\
 

建立全新游戏规则

让生态产品有序定价

 
 

嫩绿的青菜、油亮的辣椒、新鲜的豆角……夏日清晨,来自丽水的高山蔬菜携着露珠,伴着“丽水山耕”的品牌标识,进入冷链保鲜,直抵上海、杭州等地的超市,受到许多城市家庭的青睐。

因为出产于水源清澈、空气清新、土质安全的自然生态系统,原价60元一只的缙云麻鸭如今卖到118元一只,莲都梅献山的有机茶卖到每斤1880元,景宁惠明茶、庆元香菇、遂昌菊米、处州白莲等供不应求。“丽水山耕”因此成为“绿水青山”向“金山银山”转化的典范之作。

仔细分析GEP三类生态产品的构成,在丽水全域,调节服务产品价值达2579.49亿元,占比55.2%,文化服务产品价值为1933.11亿元,占比41.37%,“丽水山耕”代表的仅是剩余3.43%生态物质产品价值中的一小部分。

同样的情况也在大田村得到印证。近年来,这个位于遂昌县中部的山区村,依托良好生态环境,建起森林温泉,开办出38家农家乐,旅游经营收入超过3500万元。村集体经济收入突破31万元。但相比专家团队核算出来的1.6亿元生态系统生产总值,仍有大量生态产品的价值还未实现转化。

\
 

“想象一下,若将这些生态产品的价值全部挖掘出来,会为我们高质量绿色发展带来多大能量?”丽水市发改委副主任周立军说,尽管评估出来的全市生态产品价值总量已达4672.89亿元,但同期国民经济生产总值仅1298.2亿元,GEP向GDP的转化率只有27.78%,“‘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难就难在‘就是’两个字,难在缺少转化的路径。”

翻阅核算报告,记者注意到,目前,依托市场的力量,生态物质产品、文化服务类生态产品均已一定程度转化,但调节服务类生态产品价值实现几乎可忽略不计。理论上,按等价交换原则,使用多少生态产品,就应付出相同费用。比如,一架飞机从城市上空经过,必定会排放一定量的二氧化碳,航空公司理应按森林碳汇价值核算标准,向当地缴纳一定费用。但实际上,受社会大众观念、市场交易体系等限制,要建立这样的收费体系,难度不小。

“这相当于在全球范围内建立新的‘游戏规则’。”周立军认为,当务之急,一方面要创新发展生态农业、生态工业、生态旅游康养产业等,扩展生态价值产业实现路径,另一方面必须建立生态产品市场交易机制和金融体系,实现调节服务类生态产品价值转化零的突破。

省、市相关专家建议,率先在政府生态补偿工作中应用生态产品交易机制,探索制定生态产品政府采购目录清单。比如,瓯江流域上下游之间,根据生态产品质量和价值确定财政转移支付额度,以促生态产品交易市场形成。

当每类生态产品的价值都能充分实现,丽水或将彻底打开“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路径。

 
 

\

▲遂昌大田村万亩茶园。

 

创造全新生活方式

让人与自然和谐相处

 
 

澳大利亚东部一个不小的村庄,地处墨累-达令流域的上游。在这里,一项保护计划已实施近10年。

在相关部门技术指导下,通过农田退耕、植树造林等举措,达到减少土壤侵蚀、保护野生生物栖息地、改善河流水质计划的当地村民,就能积累一定额度信用值。而所有进驻的经营者,必须向当地村民购买可能造成损害的同等生态功能的土地信用后,方能获得开发许可。按当地政府估算,参与保护计划的土地,土壤侵蚀量平均减少20%以上,杀虫剂过量使用及养分流失的现象也基本消除。

“建立企业和自然人的生态信用档案、正负面清单和信用评价机制,探索建立生态信用行为与金融信贷、医疗保险等挂钩的联动奖惩机制。”丽水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试点方案中的这一表述,澳大利亚的小村可算作一个现实范本。

在省发展规划研究院能源与环境处首席咨询师工程师郑启伟看来,设计生态信用机制,根本目的是让每个人都形成绿色生产生活方式,促进人与自然和谐相处。他说:“生态文明建设最终还是需要依托广阔的市场和广大的百姓,而不是政府一头热。”


\

丽水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试点,鼓励重新界定水流、森林、湿地等自然资源资产的权属主体及权利,自主探索公益林分类补偿、生态修复产权激励机制。比如,在大田村,人们将对空气质量、水质、古村落保护程度、古树、古道等开展重新评估,还会把这些生态产品的价值变成村集体资产、个人财产,从而激发村民保护生态、修复生态的积极性。

这些资产并非一成不变。每年甚至每个月,镇里和县里都要对大田村开展评估。若是森林被破坏、水质下降,生态产品的经济价值就下降,村集体和个人资产相应核减。

背后的支撑来自一项名为“花园云”的大数据工程。专家强调,随着物联网、人工智能等前沿技术发展,未来两年,丽水将融合山水林田湖草及大气、土壤等各类生态环境数据,建立一个覆盖全市的生态环境监管系统,实现生态状况预警、生态数据应用、生态信用建设。

\
 

未来,在丽水的许多个村庄里,这种场景将成标配。清晨,村民打开手机,查看全村生态系统三维图,点击自己的名字,导出生态产品目录,仔细核对每项资产的保护情况、增值情况。页面还能跳转到网上交易市场,若有企业入驻投资,生态产品就能进行实时交易。

“目前,世界各地的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探索都十分零碎,像在丽水如此大的一个区域进行试点是前所未有的,也正是因为在这么大的地方、这么多的村镇实验,也更容易形成系统化、集成化的成果。”在郑启伟看来,一旦包含生态资产产权制度改革、生态产品价值核算体系建设、政府采购机制改革、市场交易模式改革在内的一整套体系能在此建立完善,发展方式必将产生革命性的变化。

专家相信,不久的将来,会有越来越多人到丽水驻足。因为从某种意义上说,它会是中国绿水青山的一个典型地标。

 
 

\

 

深一度

奔向可持续发展

 
 

斯坦福大学教授 格雷琴·戴利对于丽水,对于中国,甚至是对于整个全球,探索建立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都将产生历史性的变革。因为这代表着我们对人与自然的关系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土地、水源等都是自然资源,它们与人类生存息息相关。在过去一两百年中,人类进入工业时代,渐渐地忘记了自然的重要性,并理所当然地认为自然是要为人类服务的,大家都一味追求GDP,一味发展经济。正如我们今天所见到的,这样的发展模式后果是非常严重的,自然资源被迅速消耗,甚至枯竭。针对时代的变革,可持续发展理念也应运而生。

实现可持续发展,其中最关键的一条,就是重新衡量自然资源的价值,并努力去转化它的价值。在这方面,丽水正走在前沿,澳大利亚、哥斯达黎加、纽约等国家与城市也试图在各个层面作出努力。

哥斯达黎加的生态环境非常优越,自然风光很美,但它同时也是全球毁林率最高的地方之一,森林覆盖率一度降到20%。1997年,当地政府意识到解决毁林问题的重要性,制定了全国性的生态系统服务政策。他们按照矿物燃料价值的3.5%,对碳排放进行征税,所得税进入国家基金,以资助农民保护森林。此外,他们还对用水大户征收水税,水电大坝和饮用水供应商必须向上游村民付费。投资金额其实不大,但当地农民普遍愿意参与这个项目。

希望通过丽水的探索,我们能真正形成一套科学的核算方法,建立共享的交易网络,让所有人了解生态系统的情况,帮助地方政府制定政策,从而实现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环境与经济双赢发展。

本文章转自:霞浦新闻网
编辑: 吴云寿
霞浦新闻

地址:霞浦长溪路长途汽车站F栋202室  联系电话:15395938586  投稿邮箱:hbd200119@163.com
Copyright©2013-2016 霞浦新闻网 WWW.XP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霞浦县委宣传部主管  中共霞浦县委报道组主办  宁德上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本网投稿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闽ICP备13020581号